三个视角看:伊朗核科学家被杀,绝不是那么简单


admin| 更新时间:2020-12-03 12:50|点击数:未知

作者  陈二理

伊朗最顶尖的核科学家——赫穆辛·法赫里扎德,光天化日之下,在伊朗首都德黑兰被暗杀了,消息会开后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不小的响动。这件事绝不是一位科学家被暗杀了那么简单,准确地讲,这是拉开了一颗定时战略炸弹的引信,最终会炸出个什么结果,我们需不需要它炸得更响一些,炸得更响一些对我们有什么好处……都值得探究一番。

一  从推案逻辑视角看,除了是他难道还会是别人吗?

看到伊朗最顶尖核科学家法赫里扎德被杀这个消息后,大家首先想知道——是谁干的。不妨用战略上的推证逻辑分析一下:

首先,看看谁有这个能力能干?

伊朗最顶尖的核科学家,很多媒体甚至称其为伊朗的核武器之父,要想暗杀他,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是伊朗的首都德黑兰进行的暗杀,更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动手。而且是,一次就成功,将其杀死。可见,难度之大。

细算当今世界,能完成这种任务的国家,并不是很多。扳着手指数,也就只有美国的CIA、以色列的摩萨德、俄罗斯的克格勃,其他国家估计够呛,恐怖组织就更没这个实力,因为这是伊朗的首席核科学家,是伊朗最高级别的保护对象!

其次,看看谁有这个企图?

很多人认为,美国有,以色列也有,但俄罗斯肯定没有。从一定意义上讲,俄罗斯与伊朗在与美国斗争这个事件上,是一条战线上的,是不需要盟国证书的好友。这样的话,完全可以排除俄罗斯,剩下的就是美国与以色列。

再就是,看看当时谁最有干这票的需求?

很多人认为,美国总统特朗普最有这个需求,因为他在连任美国总统竞选中输给了拜登,而且在法律诉讼中也是到处碰壁,想翻转美国大选结果,已经是没有什么希望。只有成为战时总统,特朗普才可能不从白宫里搬出来,继续当他的总统。

所以,很多人认为,特朗普想挑点事,最好是找谁打一仗,以便于他扭转总统大选的局面!找东方大国,显然特朗普没有这个胆,找个太小的国家弄一下,又整不出什么大的动静,而伊朗正好合格。

这个看法,好像很有道理!但是,从前些日子暴露的消息看,特朗普询问了打伊朗的事,彭斯和蓬佩奥都劝阻特朗普别跟伊朗挑起战争!所以,说特朗普想通过暗杀伊朗核武器首席科学家来挑起战争,不能完全成立!

因为,美国如果真想动武,他根本不需要找理由!

那会是谁干的呢?

最希望中东地区保持紧张状态的是谁?很多人认为是美国,只有这样,他才好对该地区施加影响和控制。其实,以色列比美国更希望中东地区保持紧张状态,因为,如果中东地区、阿拉伯国家之间不整点事,大家都和和气气的,那么以色列就担心他们合起来对付他了。

只有让中东地区保持紧张状态,以色列才能凭借先进军事实力对阿拉伯国家和伊朗保持一定的战略平衡,当然他需要美国的大力支持才能对阿拉伯国家和伊朗保持优势!

而特朗普坐镇美国白宫,对伊朗非常强硬,尤其是退出《伊核协议》,正合以色列的意图!而现在,拜登已是当选美国总统,特朗普马上就要离开白宫!以色列当然要创造点机会和条件,争取美国国内斗争需要,以支持特朗普能够连任!

说到这,大家都心里已经清楚是谁干的了。

但仍未说完,没那么简单!

因为,又扯进来新的角色了。据伊朗国防部消息:一伙来自“人民圣战组织”的恐怖分子袭击了伊朗国防部研究与创新组织负责人核首席科学家赫穆辛·法赫里扎德的汽车,法赫里扎德身负重伤不治身亡!这是伊朗国防部的官方说辞,请注意,伊朗并没有讲到以色列和美国,这是为什么呢?

首先,看看“人民圣战组织”是何物?

“人民圣战组织”很有传奇性,曾经是伊朗的宠儿,后来成为伊朗最大的反对派,曾经被美国等西方国家列为恐怖组织,并受到打击,随后倒向美国、倒向以色列。

以色列这么多年来,能够以一挑整个阿拉伯国家,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善于利用对方的“叛徒”。以色列摩萨德更是和“人民圣战组织”关系密切。自2007年以来,这个组织已经杀害了5名伊朗核科学家。2010年一次暗杀行动中,该组织成员被伊朗抓捕,经过审讯伊朗方面披露出该组织与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关系密切,以色列为其提供情报、资金、武器装备以及训练等等。

其次,看看美国人真与此事毫无干系吗?

大家应该都还记得,美国总统特朗普前不久派出国务卿蓬佩奥出访世界多国,去欧洲传统盟国被法国总统马克龙怼了,去北约盟国土耳其,被埃尔多安连见面都不见他,只有以色列依然把蓬佩奥当成上宾接待,而且双方谈得很欢。显然,这不排除美国和以色列谈了一些具体的行动。

再从实际操作来看,尽管以色列的摩萨德很牛,但是他们也需要美国的情报支持,再加之,这次暗杀伊朗核科学家是在伊朗首都德黑兰实施的,而且伊朗已经指证是“人民圣战组织”具体所为。

所以,大致的图像是清楚了——以色列、美国和“人民圣战组织”共同所为,以色列是牵头人,“人民圣战组织”是具体操刀者,美国是点头人和背后支撑者。

看来,背后任何一个大事件,都是一群“鬼”在打架!

二  从复仇报复视角看,难道伊朗还会掀起更大血腥吗?

伊朗会不会复仇报复,很多人认为,这是肯定的。但关键是伊朗能有什么手段可以出招呢?会向谁报复呢?有两点值得品析一下:

一是,为什么伊朗在叙利亚驻军被以色列战机炸得人仰马翻、伤亡惨重,伊朗也没有对以色列采取什么有效的报复呢?

以色列的战机已经多次轰炸了伊朗驻叙利亚的营地和导弹基地,伊朗损失也不少,但是伊朗好像一直对以色列很难忍,大多是打嘴皮仗,尽管伊朗都曾说过要将以色列从地球上抹掉,但是都只是喊得厉害。这难道只是伊朗军事实力比以色列差很多吗?应该不只是这么简单,伊朗的中远程导弹足够可以打到以色列境内。

那,这是为什么呢?

二是,上次美国在伊拉克国际机场外利用无人机精确清除了伊朗圣战旅苏莱曼尼,为什么伊朗就敢对美国人进行报复,利用远程火箭弹炸了美国十几处营地呢?而且有意思的是,伊朗声称炸死了美国100多人,而美国却说什么也没炸着。

那,这又是为什么呢?

美国更强得多,伊朗敢报复,而以色列相对而言,没有那么强大,伊朗却不敢采取过激的报复?!伊朗为什么会做这样的选择呢?

根本的问题,在于伊朗看准了一条——在中东打以色列、报复以色列,以色列会与你拼命;在中东打美国、报复美国,美国只会与你吵架打架!

这就验证一条世界普适的定论——不怕霸道蛮横的,只怕跟你拼命的!

分析到这里,我们可以印证前面关于是谁暗杀了伊朗核科学家了。很明显,由以色列的主导谋划,美国在背后支撑,由伊朗反政府组织“人民圣战组织”具体操刀,是最难减少伊朗拼命报复的一种绝佳方式。

打以色列报复,伊朗不太敢,打美国报复,理由不是太充足,正好找“人民圣战组织”报复。大家看看,以色列是多么牛,连后面的剧本都设计好了,而且都是按照最佳剧情设计的。

进而可以判断,此事不会掀起太多波涛了,伊朗的报复复仇也将是象征意义的多。我们国内很多人希望,伊朗借机将事情整大一点,可能就要失望了!

三  从冷静反思视角看,伊朗遭此劫数难道很冤吗?

对此,笔者有三点看法,究竟冤不冤,大家看完再说。

第一,现在还想搞武器,不被揍才怪呢?

一是,必须看清一个大势,搞武器的时代过去了,国际条件和环境已经没有了,5个核大国的地位是牢牢的,他们同样也牢牢地要求世界不能有国家再搞核武器了。谁现在要搞核武器,就揍谁!

《伊核协议》,虽然美国退出,其他国家都在维护,但是这个协议的根本宗旨是,伊朗不能发展核武器。伊朗不能错误地认为,其他大国维护这个协议,是在默许他搞核武器。如果,伊朗这么想,就是大错特错了。

二是,必须看清楚,当今世界一般的国家,甚至包括一些地区强国,如果想搞成一件大事,背后没有一个世界大国强国作为支撑,是不可能的。伊朗能像巴基斯坦、朝鲜那样可以得到东方大国的安全保护吗?显然没有!伊朗能像叙利亚那样得到俄罗斯的安全保护吗?显然也没有!伊朗能像以色列那样得到美国不分青红皂白的支持吗?显然也没有!所以,只能注定一条,伊朗搞核不可能!

第二,国内不团结,想活出个样来,是不可能的!

这次伊朗核科学家被暗杀,伊朗国内的反政府组织“人民圣战组织”冲锋在前。也许很多伊朗人心里恨得痒痒的,会破口大骂,这是些叛徒!

但这又有什么用呢?伊朗这么多年来,国内始终不能完全团结成一块铁板,没有找到一条能够代表最广大人民利益的发展道路,总是有反对派,总是有“叛徒”,所以,导致以色列和美国关键时候想怎么弄他就怎么整他!

真是,一个不能团结的民族,只能受别人欺负!

第三,连国宝首席核科学家的安全都保护不了,伊朗还能干什么呢?

伊朗的首席核科学家,甚至被很多人称为核武器之父,这样的人物,伊朗国家都保护不了,只配了几个保镖,这也太大意了吧?!或者说,伊朗也太不把国宝当国宝了吧?!

我们对这样的人物,可是当成5个师来看待保护的。真是,虽然科学无国界,但是作为科学家,生在华夏大地,就是好啊!

再就是,赫穆辛·法赫里扎德本人,作为伊朗的国宝,个人的生命不仅是自己的,也是国家的,是民族未来的,为什么这么守不住寂寞,非得上街显摆一下吗?

看看我们的核科学家,隐姓埋名几十年,多低调,不逐利不为名,只为国家和民族!这是大义,不得不为我们“两弹一星”的元勋们钱学森、邓稼先等等,敬礼、致敬!

近期热文:

割地赔款,百年前中国经历的一切在重演

印度军队为什么不能打,这四点很重要!

美国警察叛逃到俄罗斯!还要瞒多久?

中印会打起来吗?双方战争能力如何?

印军中印边境忙增兵,西南战事紧?

俄罗斯对中印边境冲突事件的反映及问题

特朗普,我只想跟你谈谈朝鲜战争!

对中国局势之分析,看完一身冷汗!

美国做出40年来最出格举动!

中美博弈的终极预测!

“武统”台湾势在必行,怎么统?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威斯尼斯人官方网站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